网易

新加坡式华语:中文·外来语来聚“掺”

2006-07-11 11:30:32 来源: 三联生活周刊  网友评论 0 进入论坛

  文字、图片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新加坡的一位领导人曾经在群众大会上讲过一个笑话,说有个新加坡商人来中国做生意,去一个餐馆吃饭,想吃“炸鸡蛋”,但从他嘴里就变成了“炸弹”,差点没吓着我们的店小二。原来,他不知道一个念二声,一个念四声。

  新加坡虽然有70%是华人,华语却和中国的普通话千差万别。也难怪,一个小小的地方,英语、淡米尔语、马来语和华语普通话、潮州话、广东话、福建话,掺在一起,用其中任何一种纯正的语言讲话,都会被看成怪物。大家喜欢的就是“掺掺的”,直到掺出道地的Singlish(新加坡式英语)和新加坡式华语。

  新加坡人的形容词很少,一个“美”字就能大行其道。老太太可以在菜场望着一条鱼感叹:“真美!”小姑娘也能为“美美的”一双鞋子抢得头破血流。此外,量词也很贫乏,新加坡艺人张玉华小姐就曾在台湾闹过不少笑话,说,“眼睛很大粒”。其实,不光是眼睛,凡是圆形的东西都是“一粒粒的”。小至“一粒西瓜”,大至“一粒地球”。这还算好的,再看看这个“只”。新加坡不说“一头猪”、“一匹马”,“一只鸡”,所有的都是“猪只”、“鸡只”、“牛只”,就连人也是“大只”、“小只”。我一个朋友一去公司,就被人赞为“好大只”,害得他整天担心有人将他送去过磅。

  近年来,新加坡人学习华文的热情一浪接一浪,有机会他们也喜欢找中国人搭话。不过,用的一些词,还真让同胞觉得有些不愉快。在中国,我们的“工人”是老大哥,可在新加坡,千万不要说你的妈妈是工人之类的话,他们会以为是“家庭女佣”。中国的白领去工作,说是“上班”,或者干脆“去office”,而在新加坡,三百六十行,无论高低贵贱,全部是“去做工”。一大早,邻居笑着说,“出去做工啊?”心想,“我是去工作,又不是拿着锄头务农”。还有一个朋友,刚来新加坡,向我们抱怨,老板开口闭口总是教训他“你懂不懂?”其实说白了,这很平常,意思就是“你知不知道”,因为他们直接把“know”简单翻译成“懂”了,而他们不知道中文的“懂”等于英文的“understand”。

  在新加坡待的时间长了,自己难免也会受影响,讲得一口新加坡华语。很多时候,常觉得郁闷,尤其是生气想骂人,居然憋了半天,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只好干脆作罢。在这个干净有条理的城市里,从语言到想法都变得简单化了,于是,想念家乡汉口的公共汽车上,两个中年妇女互相对骂。那词汇才叫丰富,真是翻江倒海、上天入地、旁征博引、气吞万里如虎,一个字“爽! sunlily

我也评两句
我的灌水记录
匿名发表

 
精彩推荐
网易旅游,更多精彩在首页,
主编:秦淑妍 高级编辑:李清华 李浩凌 编辑:魏志彤 李宇环 吴秋华 美编:林水养
主编信箱 旅游报料热线:020-85105341 北京报料热线:010-82558313 网易部落_新博客 网站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给网易提意见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