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旅游频道 > 正文

第23期:贵州凯里的一曲蓝调

2016-08-02 00:12:36 来源: 网易旅游
0
分享到:
T + -
因为诗被融合进电影里,《路边野餐》的观感与众不同。环境声里还有着或近或远的河流声、瀑布声,空气里也好像带着湿度,带去这亚热带的贵州东南部小城。

undefined

undefined



对国产电影已经失去信心的时候,《路边野餐》像是吹进闷热七月的一阵凉风。给我们带来诗。

贵州凯里的医生,荡麦的梦境,镇远会吹芦笙的苗人送出去的新衬衫丢失的磁带叫《告别》。

住在瀑布边的男人女人,不说话只跳舞。

导演毕赣是贵州凯里人,影片中老陈用凯里方言朗读的诗来自毕赣出版的诗集,也叫《路边野餐》。和《路边野餐》相比,影片的英文译名更有意境——《Kaili Blues》。在凯里发生的诗意,背着手在亚热带的酒馆,门前吹风。 搬进鸟的眼睛里,经常盯着路过的风。


影片简介

undefined


导演: 毕赣

编剧: 毕赣

主演: 陈永忠 / 谢理循 / 余世学 / 郭月 / 赵达清

类型: 剧情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语言: 贵州方言

上映日期: 2016-07-15(中国大陆)

片长: 110分钟


在贵州黔东南神秘潮湿的亚热带乡土,大雾弥漫的凯里县城诊所里,两个医生心事重重活得像幽灵。陈升为了母亲的遗愿,踏上火车寻找弟弟抛弃的孩子;而另一位孤独的老女人托他带一张照片、一件衬衫、一盒磁带给病重的旧情人。去镇远县城的路上,陈升(陈永忠 饰)来到一个叫荡麦的地方,那里的时间不是线性的 ,人们的生活相互补充和消解。他似乎经历了过去、现在和未来,重新思索了自己的生活。 最终,陈升到了镇远,只是用望远镜远远地看了孩子。把老女人的信物给了她旧情人的儿子。一个人再次踏上火车。分不清这个世界是我的记忆,还是我是这世界的一个浮想。


亚热带的黔东南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黔东南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说,境内沟壑纵横,山峦延绵,亚热带森林茂密且生态环境完好,因而青山绿水间的黔东南美得像一幅古朴画作。大气磅礴也经得起细细推敲。

地属亚热带季风气候,盛夏的它在旅行时,常常是回避的季节。因雨水频繁,整个空气里弥漫潮湿的水分子。但在《路边野餐》中这里的盛夏却被赋予了另一份独特气息。

片中着重笔墨的凯里地区,是黔东南的首府,最大的苗寨聚集地,也是导演长时间生活的地方。如果说贾樟柯让人记住了汾阳,那看完《路边野餐》的人,都会记得凯里。通过导演之口可知,凯里对于他有着时间层面上的乡愁。

片中的老诊所、摩的、苗族人、台球室,遍地洒落在凯里这座城市。说它融合了现代化的浪潮与传统的苗侗文化,一点不违和。除去苗寨人文风情,得天独厚的地势与自然环境也造就了很多别处没有的灵性之地。

沿着盘山公路骑着摩的骑上小高山,海拔虽然只有1000多米,却常常出现云海奇观,一路向上看着云海吞没凯里,仿佛身处天空异端。可见度极高时,亦能饱览俯瞰凯里。

比起声名在外的西江千户苗寨、人工痕迹显著的风情园,这些悠久的大自然更是这里最纯粹最日常的美。

芦笙,簧管乐器,在片中多次出现。作为苗族人民最喜爱的古老乐器之一,常常出现在主人公的梦里。凯里因聚集了许多少数民族,几乎都在歌舞方面有特长,每年也举办国际芦笙节,也是独属凯里的一种风情。

片中的从凯里去镇远经过的最重要的地方荡麦,是导演虚构的地名,真实的贵州并不存在。但在这里,也就是长镜头里的一幕令人难忘。

远离游人如织的千户苗寨

去更原始淳朴的小众寨子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贵州是苗族聚居地,黔东南又是少数民族自治州,相对去西江千户苗寨,凯里的寨子更加小众。作为黔东南的州府,凯里保留了完整的苗寨建筑以及民族特色,在这里不用和游人拥挤,也能享受原始的苗族文化。听听芦笙,戏戏水,吃吃农家饭菜。

线路:贵阳-凯里(朗德上寨→季刀苗寨→南花苗寨)


迷失在层层叠叠的梯田山水中

闯入世外桃源里的小村子

说到梯田,似乎想到的先是广西,其实贵州的梯田也着实能让你好好惊艳一番。在凯里,梯田是劳作之地,但当地人却把这片土地打造成了一个世外桃源的仙境。傍着山水,梯田成了最纯朴的风景。

线路:凯里-从江(加榜梯田、加鸠梯田→肇兴侗寨)


吹着夏天24度的风

沉浸在东方威尼斯、小九寨的碧波中

不止是凯里能遇上贵州的绝美风光,在它的周边也各有各的美。在贵州有“天无三日晴”的说法,电影里洋洋一直在反复的背诵着凯里导游词,“凯里,是黔东南亚热带季风气候,全年平均温度16-18度,最热为7月。气候温和,四季分明……”其实不仅在凯里,凯里的周边也是如此,完全不用待在空调房,吹着自然风就能好好享受好风光。

线路:从江 - 镇远、荔波(小七孔桥→水上森林→鸳鸯湖)


结语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当老陈到了荡麦,搭上摩的要去找吹芦笙的苗人时,42分钟的长镜头也开始了,这是一场梦。

遇见了青年卫卫,要把时间画在火车上。遇见了像自己妻子的理发店老板娘,告诉她手电的光透过掌背,就仿佛看见跌入云端的海豚。为她唱了一首歌,送给她一盘名叫《告别》的磁带。

分不清是雨是雾还是朦胧的绿意,火车向前,重逢就是一间暗室。

想起王小波说的:“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

毕赣的凯里蓝调告诉我们,生活可以给我们带来诗。甜蜜的生活里有脏东西。可在生活里,那就是甜蜜。

寻找你的小茉莉小贝壳,寄给谁一封美梦。让原来归原来,往后的归往后。


刘一畅 本文来源:网易旅游 责任编辑:刘一畅_NQ468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一家三口餐馆吃了顿饭 却全部洗胃被下病危通知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旅游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