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阿左与昊昕 幺妹峰攀登纪实分享

2018-01-28 15:45:38 来源: 战甲网
0
分享到:
T + -
2017年11月9日,两位中国民间登山者 阿左、昊昕 成功登顶四姑娘山幺妹峰(海拔6247米),完成了17年的幺妹峰的首登(南壁转西南山脊路线 ),也是去年唯一一对登顶幺妹峰的攀登组合。

(原标题:2018 ISPO 北京展 · 战甲网专访幺妹峰攀登组合阿左、昊昕)

2017年11月9日,两位中国民间登山者 阿左、昊昕 成功登顶四姑娘山幺妹峰(海拔6247米),完成了17年的幺妹峰的首登(南壁转西南山脊路线 ),也是去年唯一一对登顶幺妹峰的攀登组合。因此,阿左、昊昕获得了第12届中国户外金犀牛奖最佳攀登成就奖。

1.jpg

阿左、昊昕攀登组合介绍

阿左本名黄思源,四川省乐山市人。曾在成都领攀登山学校任职。

2014年10月完成了骆驼峰北面(5484M)

2014年10月新线路首登皇冠峰(5513M)(获得当年金犀牛奖)

2016年1月6日~20日攀登大雪塘三峰北面新路线(5354M)

2017年11月登顶四姑娘山幺妹峰(6247M)并且荣获今年金犀牛奖。

2.jpg

阿左登顶幺妹峰时的照片 摄影:昊昕

昊昕本名李昊昕,青海人。

2013年3月 年保玉则峰 (5369M)

2014年12月 玄武峰(5390M)

2016年1月 大雪塘三峰北面新线路(5354M)

2017年11月登顶四姑娘山幺妹峰(6250M)并且荣获今年金犀牛奖。

3.jpg

昊昕登顶幺妹峰时的照片 摄影:阿左

幺妹峰简介

幺妹峰是邛崃山脉的主峰,被称为“蜀山之后”。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四姑娘山镇,有“东方阿尔卑斯”之称的四姑娘山。四姑娘山由大峰、二峰、三峰和幺妹峰组成。其中攀登幺妹峰难度最大,堪比阿尔卑斯三大北壁,是一座国际知名的技术型山峰。

4.jpg

(photo via :summitpost.org)

幺妹峰在国际登山届里名气非常大,每年都有许多登山者慕名而来。因为攀登过程中风力大、落石严重,攀登线路难度比较大,导致登顶的队伍屈指可数,所以幺妹峰一直以来是攀登者的梦想之一。 每年的10~11月是四姑娘山的攀登最佳窗口期,所有会有大批登山者前来尝试攀登。今年参与攀登的据了解一共有两只队伍。其中阿左(黄思源)、昊昕(李昊昕)两位搭档两年多的新晋组合于11月5号抵达四姑娘山幺妹峰BC准备开始攀登,并且于11日成功登顶。

5.jpg

(photo via :summitpost.org)

幺妹峰尝试攀登记录(部分)

首登

日本著名私立大学同志社大学(Doshisha University)登山队的7名成员在1981年完成的,路线是南壁转东南山脊。该登山队在1981年4-5月曾经对幺妹峰进行过一次尝试,当时有6名成员,攀登至5620米处,失败后下撤。同年7月,登山队成员增至7人,再次对幺妹峰发起冲击,成功登顶。(转自雪线之上)

Solo 攀登

南壁转东南山脊的路线。由美国登山家查利·福勒(Charlet . Fowler)单人在1994年完成,这是幺妹攀登史上至今唯一的一次单人成功登顶,可惜的的是这位传奇登山家在2006年11-12月攀登四川甘孜州的格聂神山时死亡。(转自雪线之上)

国人首登

2004年,4位中国人(马一桦,康华,陈俊池,陈则刚)和2名美国人(Jon Otto和Tim Boelter)组成的登山队沿,南壁转东南山脊登顶,为国人首登。(转自雪线之上)

自由之魂路线

2009年,中国两位年轻的攀登者严冬冬,周鹏经过3次攀登尝试,终于从中央南壁登顶,线路命名为自由之魂。(转自雪线之上)这是中国阿式攀登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一次阿式攀登。

解放之路

2011年11月孙斌,李宗利完成了解放之路路线。

CMDI向导之路

2016年11月,古古和罗彪沿南壁中央沟槽切到西南山脊悬冰川右侧,从西南山脊南面,回到北侧,登顶。

访谈环节:


战甲记者:阿左、昊昕,你们好。我们是战甲网的记者。接下来对你们做个简单的采访。

阿左、昊昕:你好,好的。

战甲记者:首先祝贺你们成功完成幺妹峰攀登。

阿左、昊昕:哈哈,谢谢。

战甲记者:为什么会选择幺妹峰进行攀登?

昊昕:选择幺妹峰进行攀登是因为在一年前,我们听完山友古古(古奇志)、罗彪的CMDI向导之路攀登分享会后,我们和古古聊了很多关于攀登幺妹峰过程中的线路、技术难点细节,认为我们俩应该hold得住。并且我们这次尝试幺妹峰攀登也是想检验下我们俩这几年积累的攀登经验和能力。所以觉得攀登幺妹峰对我们是一个训练场。

战甲记者:攀登幺妹峰前期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阿左:其实这几年我们一直在进行攀登训练,例如攀冰、攀岩,高山攀登知识和雪崩课程等,以应对今后更多挑战。登山是一个不断经验积累的过程,我们所积累的东西并不完全是只针对幺妹峰攀登,对我们来说幺妹峰只是其中一座山,把攀登路线过程中的难点单独拿出来,只要我们积累并掌握解决了这个技术难点要领,换到其他的山峰同样适用。

战甲记者:在这次幺妹峰攀登过程中遇到了哪些难点?是怎么应对的?

昊昕:就像开头说的,这次攀登对于我们就是一次检验攀登能力的训练场,有些点我们应对得很自如,有些点对我们来说难度不小。比如干攀线路,刃脊路线,我们的通过效率就比较低。包括体能上,虽然我们在攀登时克服了这些尖锐的问题,但接下来也会针对问题进行加强提高。

阿左:有些路段在之前我们攀登经历中也从未遇到过,因此攀登中效率就会特别低。我们在回来之后也会对攀登过程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进行针对总结,提高。在今后遇到类似场景时,可以更快速的通过。就像刚才所说的,登山时一个不断积累的过程,遇到困难,解决问题,完善自我。

战甲记者:登顶后的感想?

阿左:感想啊?就是兴奋,很开心。从脑海里开始有攀登幺妹峰的想法,到去尝试,到登顶……这也是我们第一座6000米级山峰。当然登顶之后我们并没有完全的放松自己,因为登顶不是结束,接下来我们还要投入到下撤,天气变化等等情况。保持一颗清醒的心。

昊昕:登顶时真的就是激动,拍拍照,我们没有做太多的交流。激动完了就是想着下去。登顶不是一个结束。安全下撤才是完美的一次攀登。其实真正最开心最放松的时候是我们下撤到C1时,当时我们俩说了很多,聊了很多路线上的事情。

战甲记者:对于普通户外爱好者,怎样开启选择第一座雪山攀登?有什么建议?

阿左:我接触过不少户外爱好者,有些人如果只是想爬一座雪山或是想体验站在雪山高峰之上感觉,那么我建议完全可以采取报名商业登山队的模式进行攀登,可以快速、安全有保障的实现你的梦想。

但如果你想成为一名阿式攀登者或自主攀登者,系统地学习登山知识技能是必不可缺的,你可以通国内专业的户外攀登学校、培训机构学习咨询。例如领攀、中登协,这些机构都设有相关的培训课程。从基础性的登山知识学起。不要认为课程开始太基础,因为通过参与这系统的课程能去更好的认识自己,认识环境。了解自己的能力,了解所要面对的环境,才知道你需要学些什么。他们的课程会让你一步一步地积累,进阶,为今后的攀登打下坚实的基础。

昊昕:我的看法和阿左差不多,这要看攀登雪山的目的,是体验还是自己想要攀登。如果是自己想去攀登,多方面的知识、能力的积累是必不可缺的。如果是全身心投入或热爱热爱攀登的爱好者,我相信他(她)会找到最合适的方式去学习进阶。

战甲记者:你们是2017年唯一 一支登顶幺妹峰的攀登组合,年轻是你们的标签。因此,你们对接下来国内年轻一代自主攀登前景有什么看法?

阿左: 这个问题我来说。国内接触自主攀登起步较晚,就拿这次的幺妹峰来说,04年开始才有国人首登。从04年开始到09年呈现出一个爆发期,掀起了阿式攀登的浪潮。但阿式攀登还是很小众的一个群体。现在我知道国内开始涌现出不少大学生社团想要朝自主攀登方向发展,也找过我们,找过领攀学校,想要学习阿式攀登经验。他们是国内阿式攀登的一支新生力量。但我们国内目前能够提供系统学习获取阿式攀登的知识途径、渠道十分有限,不像国外。不过我相信随着中国户外专业化发展,慢慢会有更多像凯乐石、中登协这样的公司、机构参与进来做这个事情。自主攀登的前景会更好。

昊昕: 我觉得前景肯定是会更好的。现在攀冰、攀岩单项发展越来越多,越来越好,这都是可以看到的。但其实更重要的是登山经验。举个例子,如果一个攀登者想要快速成长,有一个经验丰富的攀登者带领引导你,就像国外那种导师模式。这是最好的。比如梅鲁峰攀登的康纳得安可(Conrad Anker)与吉米金(Jimmy.Chin)的师徒关系这样。因为在山上你会遇到各式各样的情况,你会快速学习到该怎么去面对处理。

大多数从事阿式攀登的人都是乐于分享的。当从事阿式攀登的人基数大了之后,我相信会有更多的攀登体系、路线、经验资料、经历被分享出来,国内的阿式攀登前景未来一定会更好的。

战甲记者:展望接下来,你们的目标是什么?有什么规划?

阿左:这个问题问的很好,你一定要写下去。我们要做更多高山攀登视频作品!(笑)

昊昕:我们想做更多的影像资料去记录攀登过程。国内现在很多攀登都只是在攀登,但对攀登过程中资料记录是比较少的。影像资料对一次正确攀登的记录、宣传都是有帮助的。传统的文字攀登报告也不能满足当下新媒体时代的需求。而且我们俩平时出去攀登也很喜欢拍摄,又都有一定攀登的基础,所以能把高山摄影和攀登二者结合起来,把前期准备、训练、攀登路上、幕后故事完整的记录下来,制作出更多影像资料是一件很酷的事儿。

战甲记者:在拍摄此次幺妹峰攀登纪录片《The View》过程中你们携带了哪些拍摄设备?携带拍摄设备会对你们的攀登造成额外的负重负担吗?有什么难点?

昊昕:我觉得还好,在大本营及以下,我们用的是5D3,还是没问题。从大本营开始攀登我们带的是索尼的黑卡。负担不是太大,但唯一 一个问题就是因为我们是两人的队伍,一个人在攀登,一个人在保护,在一些难点的时候就没办法拍摄了,其实很多漂亮的镜头都是在那个时候。如果是三个人的队伍,会有更多精彩的画面呈现出来。回来以后我们也在思考,包括拍摄的可能性,拍摄的方式上。我相信今后我们会创作出更多更震撼的高山影像资料、图片作品出现。

阿左:除了攀登本身,高山摄影创作方向也是我们接下来发展的一个方向,我们也愿意为更多攀登者做攀登影像记录的支持。

战甲记者: 好的,谢谢,阿左、昊昕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最好祝你们在新的一年有更多收获。

阿左、昊昕:谢谢,也祝战甲网越做越好。

采访:Eyesmoon、米勒

文字整理:Eyesmoon

摄影:1营长 / Rachel

王涛 本文来源:战甲网 责任编辑:刘星妍_liuxingyan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清华MBA:别让"穷人思维"渐渐拖垮你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旅游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