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的话

《荒野生存》这部电影不但带我们走进了克里斯内心,与他一起重新认识这个世界;也带着我们一路从北加州走到南达科他,从大峡谷走到阿拉斯加。

肖恩潘的电影《荒野生存》讲述了一个美国青年克里斯的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名校毕业的克里斯因为忍受不了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忍受不了没有爱的家庭,忍受不了脆弱不堪的人际关系,在大学毕业后,毅然决定出走。他抛弃了一切,孑然一身开始了流浪。这一路上,克里斯遇见了很多改变了他想法的人,他也遭遇了很多次危险。最后,克里斯的旅途终结于他梦想中的荒野之地,阿拉斯加。

影评

有人佩服克里斯"说走就走"的勇气,赞叹他的理想和坚持,为他在路上遭遇的人和事而动容;也有人觉得克里斯过于极端,是逃避主义者,自私得不顾忌身边爱自己的人,不懂得珍惜路上的友情、亲情和爱情,对于自然的看法太过天真且准备不足,以至于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其实导演肖恩潘并没有想要通过这部电影来宣传什么价值观,尽管有人认为他过于强调了克里斯的对于自然的向往和对于这个世界的批判,美化了克里斯的理想。

但是电影还是多次体现了人类的善和爱,韦恩最后送给克里斯的忠告,克里斯离开嬉皮士营地时简的泪水,特雷西的拥抱,老爷爷弗兰兹的领养提议,包括很多"路人"的微笑和帮助。克里斯自己本人的想法也在不断的改变着,在生命的最后,他写下"快乐只有在被分享时才真实","我度过了快乐的一生,感谢主。再见,愿上帝保佑所有人",梦到回到家与父母团聚,他改变了,按照弗兰兹的说法:他学会了原谅了,懂得爱了。

克里斯一路走过的路

Pacific Crest Trail
太平洋山脊小径

北加州太平洋山脊小径

这是克里斯流浪的第一站,在这初识嬉皮士情侣简和雷尼。太平洋山脊小径是美国国家步道的一部分,北起美加边境,南至美墨边境,纵贯华盛顿、俄勒冈和加利福尼亚等三州,全长4265公里,沿途经过25个国家森林和7个国家公园,其中包括华盛顿州的瑞尼尔山国家公园,俄勒冈州的火山口湖国家公园和加州的红杉与优胜美地国家公园。

South Dakota State
南达科他州一望无际的麦田

南达科他州

在这里克里斯遇到一个好老板韦恩,学会了操作收割机和制作熏肉。南达科他州东部是美国中部大平原的边界,西部则是落基山脉地带,属于过渡地带。《荒野生存》中,并没有出现南达科他州最著名的景点总统山,而是将为数不多的镜头对准了辽阔的美国中部大平原和一望无际的麦田。

Horseshoe Bend of Grand Canyon
大峡谷马蹄湾

大峡谷

克里斯听从了韦恩的建议,沿着科罗拉多河漂流南下。科罗拉多河在科罗拉多高原上切割出19条主要峡谷,其中最大的科罗拉多大峡谷(Grand Canyon)是这个星球上最壮丽的景色之一。在漂流途中,克里斯偶遇一对儿来自北欧的可爱情侣,决定继续漂流,漂过马蹄湾,穿过胡佛大坝,跨过沙漠,直到进入墨西哥。

Salvation Mountain of Slab City
救世山

最后的自由之地-Slab City

Slab City的入口救世山是一座写满圣经标语、涂成彩色的山丘。救世山上的艺术作品被作为"献给上帝的贡品和他次于世人的礼物"。这里一半是那些贫困的人的避风港的棚户区,另一半是隔离网隔开的实验区。这里是房车,拖车,面包车,露营者和棚屋在美国"最后的自由天堂"。在这个阶段克里斯也遭遇了三种感情,与雷和简妮的友情,特雷西的爱情,与老爷爷弗兰兹的亲情。

Magic Bus in Alaska
阿拉斯加白雪中的神奇巴士

阿拉斯加

克里斯计划中的"目的地",在这他发现了一辆神奇的巴士,真正的在荒野中生存,最后死在这里。阿拉斯加州拥有史诗般宏伟的规模、独特的地理位置、丰富的野生动植物种类以及极端的气候条件,同时它那冰封之美无人能及。多么严苛的自然条件似乎都无法阻止美国人,他们在荒凉缺水西部沙漠里都建起了世界第一赌城。不过,阿拉斯加,仍是一片尚未被污染的荒野之地。雪山,河流,冰川,灰熊,驯鹿,苔原,极光,雪橇,以及可爱的阿拉斯加犬,这些阿拉斯加的"标签"使无数的游人心驰神往。《荒野生存》上映后,那部神气的巴士,也成了很多美国年轻人心中的"圣地"。

荒野生存一次说走就走的冒险

2014-11-12 10:04:14 原图 评论2

结语

一部出色的电影或者是引起了观看者的共鸣,让观众觉得原来自己并不孤单;或者是为观看者打开了一扇大门,让他们体会到生命中不曾出现的事物,从而触动观众的内心。我想《荒野生存》是一部两者兼而有之的电影,想必很多观众都有克里斯那样对于环境对于社会的不满,但是却没有人能够抛下一切走进荒野。于是,很多观众理解克里斯的决定,又惊叹于他的遭遇,也感谢他带我们一起领略北美大陆的壮丽。

最后用克里斯自己的话来概括这部电影吧。

"两年来他行走于天地间,

没有电话,没有池塘,没有宠物,也没有香烟,

他有的是绝对的自由。

一名极端主义者,一名追逐美的旅人。

脚下的路就是他的家。"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