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正文

帕米尔高原丝路古道牧羊人的游牧人生

2017-08-12 14:16:07 来源: 新华社新媒体专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帕米尔高原丝路古道牧羊人的游牧人生)

新华社乌鲁木齐8月12日电(记者阿依努尔 宿传义)为了牛羊膘肥体壮,每年6、7月间,生活在帕米尔高原慕士塔格峰脚下的牧人们,便会骑着马和毛驴,带着全部家当,穿越沟壑深谷,沿着狭长牧道,追寻人畜赖以生存的“世外桃源”。

这些克孜勒陶乡喀拉塔什其木干村的牧人们,最终要抵达的“世外桃源”,是一处名叫“铁日孜窝孜”的夏牧场,柯尔克孜语意思是“难觅之境”。

帕米尔高原古称“葱岭”,平均海拔都在3000米以上,行路极为不易。不过,在这片高山和沟壑之间却隐藏着一条条古代商旅穿行的通道。喀拉塔什其木干村牧民所走的道路就是一条古丝路的一部分。

这条丝路古道从克孜勒陶乡进山翻越一处海拔4000米的高山,下山到达喀拉塔什其木干村,然后进入峡谷,到达海拔4100米的“铁日孜窝孜”夏牧场,再沿着慕士塔格峰和公格尔九别峰之间的山隙,翻越海拔5000多米的奇克那克别里达坂(山口的意思),与现在的中巴公路相连。通过塔什库尔干,把各种丝绸、瓷器等货物源源不断地运送到巴基斯坦、阿富汗和塔吉克斯坦等地。

名如其实,“铁日孜窝孜”夏牧场虽距离村委会不到30公里,却要翻山越岭、趟河过桥、行走峭壁,牧道上碎石、巨石密布,路面湿滑难行。牧场生活必须的物资如面粉、大米、盐、衣服等,都要用毛驴和马一点点驮过去。

喀拉塔什其木干村村主任艾沙买买提·居马带领大伙儿涉水过河,前往“铁日孜窝孜”夏牧场(7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江文耀摄喀拉塔什其木干村村主任艾沙买买提·居马带领大伙儿涉水过河,前往“铁日孜窝孜”夏牧场(7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江文耀摄

每次出发前,牧人们都要在山口围坐在一起,啃馕吃瓜,喂饱马和毛驴,为即将开始的跋涉储备体力。

全长6公里多的峡谷是这条牧道最危险的路段,羊肠小道沿着峡谷曲折盘旋,忽而急剧上攀,忽而急速下降;更有些路段,眼前明明是一道绝壁,走到跟前才发现有条小路穿绝壁而过。河水在几十米深的谷底咆哮而过,溅起的水花有几米高。道路最窄处,人和牲畜往往只能紧贴峭壁,缓缓挪动脚步,稍有不慎,就会跌入峡谷激流。

今年9岁的加尔肯那勒·库瓦提7岁时就和父亲牵着毛驴行走在这条道路上了。记得第一年,刚走到峡谷一半,一头毛驴失足跌入湍急河流被冲走。他刚想哭,就被爸爸大声呵斥:柯尔克孜男人不流泪!于是赶紧抹抹脸,疾步跟上队伍。

60岁的牧羊人吐尔地库力·米曼已记不清在这条路上走了多少来回。由于经验丰富,他手牵一头驮着行李和干粮的毛驴,在悬崖边的牧道上快速通过时,还不时俯身将落石扔出牧道。对他来说,每走一趟就要对牧道进行一次清理。

“我在娘胎里就开始走山路了,我们就是为山而生的。”吐尔地库力·米曼说。

喀拉塔什其木干村村民在夏牧场进行传统叼羊比赛(7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江文耀摄喀拉塔什其木干村村民在夏牧场进行传统叼羊比赛(7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江文耀摄

30岁的买买提·霍加说,这里冬天温度低至零下40摄氏度,大雪封山、道路阻断,对于终年在这里的5户牧民来说,是最难熬的时节。去年2月到4月,山里连降暴雪,牧民们断了粮,羊一夜间死了200多只,他和村里几个最壮实的小伙,用2天时间,才用十字镐和铁锹在山路上一点点凿出生路,驮回4袋救命粮让牧人们死里逃生。

近10小时艰苦跋涉后,牧民们终于抵达“铁日孜窝孜”夏牧场。远远望去,夏牧场犹如一块绿毯挂在半山腰上,背后的慕士塔格峰云雾缭绕。若不是几处灰白色的毡房升腾起炊烟缕缕,增添了几丝烟火气,还以为误闯了仙境。

夏牧场住着20户牧民,牧养了上千头牦牛、马、羊等牲畜。每日清晨,天刚蒙蒙亮,毡房里老人、小孩、男人还在酣睡,42岁的阿依古丽·博热瓦依已悄悄爬出被窝,开始忙碌一家的生计:先是从邻居家借来火种,点燃炉子里的干柴和牛粪,待毡房里一点点暖和起来,又急忙拎起塑料桶赶去挤牦牛奶……

不通路、不通电、不通网,没有手机信号,“铁日孜窝孜”夏牧场像是一座“孤岛”,坚守着上千年的游牧文化。但时代在变迁,这里也在悄然发生变化。

阿克陶县克孜勒陶乡喀拉塔什其木干村村民在夏牧场合影(7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江文耀摄阿克陶县克孜勒陶乡喀拉塔什其木干村村民在夏牧场合影(7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江文耀摄

夏牧场里,大大小小几十个孩子,几乎都在乡镇和县城的小学和中学读书,只有在寒暑假,才像候鸟一样“飞”回家。

加尔肯那勒·库瓦提从7岁起就在克孜勒陶乡中心小学寄宿读书了,暑假本想学习叼羊和赛马技术,却被爸爸阻止了。爸爸觉得这些都是过时的“玩意儿”,在学校学好了知识,未来才能改变命运。

前不久,19岁的买买提阿克木·阿不都热扎克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高兴之余却感到怅然若失:“我舍不得家乡,但村里的孩子一个个考出了大山,没有年轻人愿意呆在这里,毕业后我也要努力留在城里工作。”加上他,这里已经考出5个大学生。

喀拉塔什其木干村是阿克陶县的深山特困区域,村里195户牧民中,有132户是贫困户。这些贫困户年收入不到2500元,脱贫攻坚难度极大。为此,当地决定至2020年,将这里所有贫困户分批搬迁至阿克陶县县郊,为他们提供免费住所和蔬菜大棚,并通过劳务输出、就地就业等帮助他们增收致富。

这个决定得到了全体村民的支持。“这样恶劣的环境里我们都能生存下来,下山重新开始完全不同的生活,我们也能慢慢适应。”虽然还有太多不舍,买买提·霍加并不排斥即将到来的新生活。

(原标题:帕米尔高原丝路古道牧羊人的游牧人生)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社新媒体专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有些人很少护肤,却也显得很年轻?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