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技 健康 职业 教育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旅游首页-->易游人-->我心飞扬  
日日惊喜新疆游(三)

2001年1月22日14:50:13 西南网景 crystalm

  七、养在深闺人未识--白哈巴

  去白哈巴的路果然艰险,窄窄的蜿蜒于高耸的山边,仅容两车通过。对面过来一辆大"东风",我们的"牡丹"找一个稍为宽绰的停下,让它过去。那司机大佬艺高人胆大,车子马力又大,差点没把我们娇弱的小"牡丹"挤下深谷。路面铺的不是水泥或石粉,而是为开路而炸出来的碎石,十分锋利,一上路"牡丹"爆了两次胎,临近白哈巴驶过一条浅浅的小溪时,胎又爆了。备用胎都已换完,好在是下山,司机只好强忍着心痛让"牡丹"一拐一拐地溜下山去。

  奇怪的是我们穿行在诺大的村子里只见到一排排空荡荡的木头房子和用犹疑的眼光张望我们的几个抱着孩子的妇女,却连一个壮年的男子都见不到,给美丽的白哈巴平添几分诡秘--为什么这里要摆空城计呢,是不是这里刚发生了什么巨大的变故?一直走到靠村尾的村招待所,我们才见到了第一个男人。那男人身材高大健壮,约莫60岁,有着高原特有的古铜色皮肤,头戴一顶旧毡帽,正在修整自家院子里的花草。这是村里最漂亮的一所房子,前庭后院的篱笆都漆成朱红色,很仔细地种上许多花草,门上挂着"文明之家"的牌匾,门柱上还描上了黄色的花纹。我们猜想他是村里的长老,不然就是村长之类的干部。

  因为这里是边境地区--在村子里就可以遥望哈萨克斯坦雄壮的山脉,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我们手持教师证、学生证以证明身份向前跟他搭讪,他竟毫不客气地仔细检查,俨然边防长官审查我们是否偷渡客,但我们也只好忍着,因为看起来他是白哈巴惟一会和我们说话的人了。

  原来"长老"是布尔津县前任教育局长,现在退休在家,村里的青壮的男人都到外面的草场去打草准备过冬了,所以村里大多是妇孺。别看他身在边陲小山村,却坚持收听广播,了解国家大事,还曾经在北京进修学习,到天津、上海等地旅游过,见过大世面的。他问了我们很多广东的情况,在他的印象中,广东人的生活水平是比较高的,但人们的钱大多都来路不正,偷税漏税、走私、贪污等等,对我们说起话来也颇不客气。我们当然责无旁贷地极力向他解释那些只是一小撮不法分子的行径,大多数广东人都靠自己双手创业,安分守纪的,主流还是好的这大道理。"长老"听了只是半信半疑,不置一词。接着他又问我每月的薪水多少,我老实地告诉他平均1500元左右。他一听就急了,"我干了一辈子到退休也就1000多块钱,你这小娃娃乳臭未干,有多少经验,居然薪水与我不相上下?"也难怪他心理不平衡,又只好跟他解释广东物价高,实际上我比他穷多了,辛苦攒了一年才四五千元,一路上都没敢乱花钱,不然只怕回不去了;几万几万的大钱我们是花不起的,我们都不是蛀米大虫……这样他的怒气才稍稍平息。我们就这样围坐在"长老"的院子前一直聊到黄昏。

  我们也从中了解到:白哈巴是一条有六七百人的村庄,原居民图瓦族人,他们的祖先是随成吉思汗西征的蒙古骑兵中的一支,他们不愿长途跋涉去欧洲征战,见到白哈巴水草丰美,是个适宜定居的地方,就留下了,所以"图瓦"在蒙语里又是逃兵的意思。还有就是哈萨克族人,他们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为躲避乡里的政治斗争迁居此地的。村子分成两部分,山下的是住的是蒙古族,山上的是哈萨克族。学校也有两所,一所蒙语小学,一所是哈语小学。村里不少孩子交不起每学期200多元昂贵的学杂费,要辍学;老师们爱生如子,为保证学生们完成义务教育,舍尽家财为孩子们垫上学费、书本费……对我来说这决不是一个动人的故事,我觉得哪天我们不再听到这些"动人故事",哪天中国就真正强大起来了。让人痛心的是--我们国家对教育的投入总还是那么少,我们的孩子还不能高高兴兴、无忧无虑地上学去,我们的"蜡烛们"仍然是鞠躬尽瘁,燃烧了又再燃烧!我们在为中国近20年发展所取得的成就而自豪的同时,也应该清醒地看到我们的综合国力跟发达国家的巨大差距,我们肩上扛着国家发展的重担,还是邓伯伯说得好--"发展才是硬道理"!

  晚上我们住在村招待所,这里的房子构造十分特别,全部用碗口粗细的原木搭建而成,屋顶有如宫殿的藻井一般,用一根根原木按八角形一层层垒上去,从外面看十足一个个木头的蒙古包。屋顶外面再糊上厚厚的泥巴,把所有缝隙都塞紧,这样既保暖又可以防止下雨、融雪时漏水。我想这大概是因为图瓦族是蒙古族的分支定居下来的缘故吧:新疆冬季酷寒,大雪纷飞,气温最低可达零下三四十度,其他游牧民族在这样酷寒的冬季,会迁徙到较温暖的地方,现在很多都在城市过冬;而白哈巴的图瓦族是定居民族,他们的房子必须牢固、保暖性能好才能熬过一个又一个严寒的冬天,否则房子很容易被大雪压倒。这样巧妙的建筑正使我们不能不叹服图瓦人民的智慧。

  为抵御严寒,店主人做了一件狼皮大衣,长可及地,我们不禁偷笑--谁穿了它,谁不就是"披着狼皮的××"吗?大家越想越好笑,终于忍不住要试试做"披着狼皮的××"的滋味,便向主人家借来大衣,轮番摆弄起来。

  小冯是位极爱美的姑娘,自告奋勇率先做"狼"。她对华贵的皮草大衣向往已久,这件"狼皮草"虽然做工粗糙,只是把狼皮缝在一件军大衣上而已,而且还发散出阵阵古怪的膻味,但毕竟还是皮草,乐得小冯披着它左顾右盼,摆出无限风情让我们拍照。于是各路大狼、小狼、男狼、女狼纷纷现形,作凶狠状、贪婪状,玩得不亦乐乎。其中有"群狼合影"--八九个人全部隐身于张开的狼皮后面,露出一个个恶狠狠的狼头,有的目露凶光,有的龇牙咧嘴,也有的忍俊不禁。那件狼皮大衣足足让我们玩了一个多小时,我们也在笑声中迎来了白哈巴的日落。

  天空万里无云,所以日落并不壮观。我们爬上屋顶,俯瞰白哈巴村和远处的哈萨克斯坦,村里一道道炊烟相继地升起,有时会一两辆打草归来的马车驶过。最美的是天空被染成玫瑰色的时候,不知哪里飘来了几片彩霞,一道金黄一道紫红,整个村子--房子、牲畜、人都映成了玫瑰色,使白哈巴平添几分浪漫气息。

  八、魔鬼之眼--乌尔和魔鬼城

  告别了桃源般的白哈巴,又继续我们的北疆之旅,下一个目的地是在克拉玛依的乌尔和魔鬼城。

  由于前几天下了一场暴雨,路上好多地方塌方,新疆的气候恶劣,温差大,使这里的公路夏天会给太阳晒坏、给雨水冲坏,冬天就会给冻坏,而且冬季和雨季都不能修路,所以常常是这里修好了,那里又坏了。遇上塌方路段我们就得走便道绕过去,所谓便道就是车在公路附近稍微平整的地方轧出来的路,自然是尘土飞扬,大家只好用毛巾、手帕包住自己,塞住鼻孔,颠簸着前进。约莫10点钟左右,天已经黑下来了,我们才接近了魔鬼城的路口。沿依稀可辨的车痕,我们远离了大路上不息的车流,驶入魔鬼的城堡。

  周围一片黑暗,远远的地方却有一出橘红色的光亮,开始我们都以为那是油田的火炬,因为乌尔和一带富产石油,又疑心那是油田的灯塔,但谁也不能肯定,连本地的百事通晓慧也不知道,我们想那也许就是魔鬼的眼睛吧?大概他已经知道今夜他的城堡将会不得安宁,特意睁着一只血红的眼睛警告呢!我们的车在路上蜿蜒前行,那光亮也随之忽隐忽现,颇为诡秘。

  经过一座座风蚀城堡,眼前出现两座巨型的土崖,终于到了,这就是魔鬼城的门。奇怪的是,到了魔鬼城,魔鬼的眼睛却不见了,天边却升起一轮明月,把整个城堡照得光如白昼,周围很宁静,静得没有一点风声,完全没有想象当中的阴深可怕,也听不到一声鬼哭狼嚎,倒像一个童话的世界,神奇而美丽。这时我们才恍然大悟:那橘红的"魔鬼之眼",原来是初升的月亮啊!我们从没有见过月亮有这么大,这么红的!

  夜深了,城里依然没有半点鬼哭狼嚎的意思,天上是黑压压的乌云,空气闷热,估计将有一场豪雨。雨对露营者来说当然不是什么好事,大家都默默祈求别下大雨,或是等我们走了再下。帐篷里热得不行,便打开外帐透透气。

  一路的颠簸,大家都累了,很快便听见各帐篷鼾声四起,时而高起时而低回。人已经很累了,顺着周围鼾声的节奏呼吸,开始还隐约听到两个人的低声谈笑,好象是阿Sam和小冯,后来便模糊了。经过这一夜,我发现了与打鼾者同眠的诀窍--让自己的呼吸与鼾声同步,想象自己躺在一叶扁舟之上,随着潮(鼾声)起潮落而起伏,就会有如堕仙境的感觉,比较容易入睡了。

  梦中仿佛刮来一阵凉风,夹杂着"沙沙"的几点雨声,早晨起来才知半夜真的下了一阵小雨。阿Sam和小冯谈兴所至,竟彻夜未眠,即使半夜又是风又是雨的,也不为所动,当然在大家都精神奕奕地起床收拾行李,观赏景色、拍照的时候,他们只呆在原地,睡眼迷离地等着出发。

  从魔鬼城出来就直奔伊犁,开始下一阶段巴音布鲁克草原之旅。这段旅程比较辛苦,巴音布鲁克地属南疆,我们将经过世界第二大的高山淡水湖泊--赛里木湖,著名的中哈边境贸易口岸--霍尔果斯,素有"塞外江南"之称的伊犁,欣赏到全疆最美丽的巴音布鲁克草原,九曲十八弯的开都河,考察新疆蒙古族藏传佛教的建筑特色,返回乌鲁木齐的时候还可以翻过海拔接近4000米的冰大阪,此行可以在短短两三天内上下2000多米,看到一年四季的景色。这也是巴音布鲁克的魅力所在。

  九、瑶池美景羊肉飘香--赛里木湖

  赛里木湖位于博乐县境内,座落在准葛尔盆地和伊犁河谷盆地交界处的塔尔钦斯凯山的山间断陷盆地中,湖泊东西长20公里,南北宽30公里,面积454平方公里,最大水深86米,湖略呈卵圆形,湖面海拔2073米。由于湖水没有出口,所以湖水微咸,而且最近50年来的水位基本没有变化。

  因为海拔高,车一路开上赛里木湖气温便越来越低,我赶紧穿上我的宝贝羽绒衣,可是脚还是冻得发硬,加上2点多了还没吃午饭,真是饥寒交迫。一下车便找了一家小饭馆,让老板准备清炖羊肉、拌面,可是饭馆实在太小了,所有东西都得现做,我们人多,必须等上好一阵子。老板生怕失掉这大笔生意,连声安抚我们说一定尽快做好,保证好味道。店家在忙,我们就到湖边观景。

  迎接我们的是云雾缭绕的赛里木,昨天这里下了几阵小雨,所以气温下降了不少。站在湖边根本看不到对岸,只看见不远处的一个小岛淡黑的身影和湖水一道一道的波痕。在湖边回头一望--周围是一座座连绵的山,山形很柔和,山顶的尖上堆积着一片一片的白雪,山下下雨,到了山顶便成雪了;雪线以下到山脚是如茵的草场,这里的降水比较多,所以草的长势也较哈纳斯的好,一群群肥胖的羊在草场上散步、打滚,好象是白云飘到了山上;公路旁绵延几公里都是白顶的毡房,升起一道道炊烟,牧民们在路旁、山谷、湖边策马飞驰……云雾缭绕的赛里木湖仿佛有无穷的大,这里的高山、草场也仿佛是无穷的大。我们用最贪婪的眼睛欣赏这瑶池仙境般的美景,这样纯美无尘的地方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许?湖水虽然冰凉彻骨,我们还是忍不住捧上几把"瑶池仙水",洗去手上的泥尘,洗去心里的浮躁波动,洗尽烦恼。

  开饭了,清炖羊肉肉质鲜嫩,香而不膻,浓而不腻,一人吃了半斤还觉得意犹未尽,如果不是因为重新再做的时间太长,还真想像梁山好汉那样一拍桌子,"打三斤酒,切两斤肉来",才够畅快!饭馆有位高大英俊的乌孜别克族的厨师,喜欢边干活边唱歌,却不愿意搭理我们这些老广。他在做烤包子,我们平常吃的包子都是圆的,他却将包皮擀得非常薄,包上鲜羊肉馅,然后将包皮对折,把边压紧,就算做好了。开始大家都暗笑他的手艺太差,把包子做地这么丑,后来才知道这包子不是蒸的,而是烤的,所以要做得薄些、扁些才能烤得均匀、熟透。包子做好,大师傅便夹起炉膛里烧得正旺的煤,一双大手灵巧地往炉膛里洒水,贴、压、翻着一个个的包子,我们好奇地问这问那,他不耐烦了,大声地唬我们走。但我们还像磁铁一般地围定了他和那有趣的炉膛,非得看着他把所有包子都烤好不可。一等他烤好,就你一个我一个地抓起来大咬,急得他赶紧叫老板娘出来,帮着前前后后地数我们嘴里吃的手里拿的包子,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我们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忘不了瑶池仙境般的赛里木,忘不了美味无穷的清炖羊肉和有趣的烤包子,也忘不了这位可爱的乌孜别克厨师。

  一过赛里木湖,就是果子沟--一个令人心驰神往的地方,中学课文《天山景物记》还让人记忆犹新,说这里遍地五颜六色的鲜花,有蘑菇、雪莲、旱獭,果子多得没人采摘,烂在树林里积成厚厚的果泥……我们在车上"走马观花",却只见山沟两边青松翠柏耸立,山路蜿蜒有峰回路转之感外毫无特别,只从沿路都有很多牧民向途人兜售蜂蜜、蜂皇浆和花粉,你才会相信果子沟花果之多。真是不入深山,不得胜境。白居易"踏花归去马蹄香",我们从果子沟带走的只是一缕草木的清香和对沟里美景的一串遐想。
 我要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热力推荐:
  • 日日惊喜新疆游(一)(2001-01-18)
  • 日日惊喜新疆游(二)(2001-01-18)
  • 日日惊喜新疆游(三)(2001-01-18)
  • 日日惊喜新疆游(四)(2001-01-18)
  • 达令港游记(2001-01-18)
  • 西藏有条八廓街(2001-01-18)
  • 日日惊喜新疆游(四)(2001-01-18)
  • 网易校友录 重拾旧时回忆
  • 网易电脑 透彻解析IT产业
  • 网易IELTS、TOEFL远程外语中心
  • MP3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 中国队10强赛 风云再起?
  • 万般风情千种味道,集中营里女人堆
  • 关闭窗口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