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技 健康 职业 教育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旅游首页-->易游人-->自然  
在内蒙古坝上追逐太阳

2001年03月09日11:02:19 新民晚报 劳少萍

  坝上草原,这个地名于摄影发烧友是个响亮而又神往的名字。它位于内蒙古克什克腾旗的塞罕坝上,与清朝皇家猎苑围场连成一片,俗称坝上。这里草原广袤,湖泊众多,山丘浑圆叠峦,白桦林点缀其间,与帐篷、篱笆、牛羊、牧人、蓝天、白云浑然天成一幅图画。

  坝上四季景色迥异。春夏,如茵的草地上,野花盛开;而秋季,白桦林将草原点染成金黄一片,如凡高画笔下醉人的色块;冬天里,寒冰斑驳,雪压霜枝,银装素裹将时空无限伸延,让人无时不处在“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的意境里。

  这的确是能让“发烧友”疯狂过一把瘾的地方。

  我于1996年秋天,踏上了这“寻找和发现之旅”。

  一、孤身与狼相遇

  这一天,我到了坝上红山军马场五彩山附近,拍摄完了七彩大峡谷,便独自往滑沙场方向走去,想看看那里有没有新的兴奋点。绕过五彩山,又走了一大段,眼前就出现了大片的白桦林,叶子在逆光下泛出最纯色的金黄,秋阳透过林子泻漏下来,如细碎的金箔铺在满地的落叶上。这情景,让我忘乎所以起来,我赶紧架起“长枪短炮”,把它从远景、近景、特写、俯视、仰视多角度拍个够。不知不觉间越走越远,待穿出林子,已迷失了方向。环顾周围,茫茫四野,远近不见人烟,只有野风在呼呼作响,枯叶遍地翻飞。

  风中传来一声嘶鸣。四处张望,但见草地里好像有一条狗在向我奔来。没有人烟,哪来的狗?

  狼!我下意识里断定这是一只狼。

  我在草原上遇到了狼。我本能地拔腿就跑,边跑边想着如何解脱。对了,曾听父亲说过,他野战时就常遇到狼。当只有一只狼时,它不会轻易对人作出攻击,它会边追逐边呼唤“同党”,聚集一群时,才会发出攻击。它攻击时,首先会将前蹄趴在人后的双肩,等待着你的回头,然后就会迅速咬断你的喉咙。有经验的人会准备好利器,待它的前蹄扑来时,就往后给它一刀。我拔出身上的蒙古刀,准备一但被狼追及时与它进行一场肉搏。这把刀是多年前一位内蒙记者朋友送我的纪念品,这次旅行带在身,本是用来砍掉影响画面的横枝杂草和兼做水果刀用的,不想却成了“救命稻草”。

  人在临危时刻,总会产生一股爆发力。我读书时的体育课,从来就没有拿过好成绩,这次却一口气跑出上千米。终于看到那条来时路了。不敢回头看,也不知那只狼有否追上来,只管跑。看见有一台手扶拖拉机驶来,真是喜出望外,谢天谢地。

  “有狼吗?已不多见了,常有些汉族人来打猎,打没了。”拖拉机手说。这是一个高鼻深眼宽脸的蒙古族小伙子。

  “回哪?”他问。

  “到将军泡子拍日落去。”我说。(注:泡子是蒙语,湖的意思。)

  “不怕狼吗?”

  “你不是说打没了吗。”

  二、追日的队伍

  到达将军泡子时,见已有十数个“装备”精良的发烧友先我来到。此刻还未到日落时分,因此我绕着这个高山湖泊寻找拍摄的角度。这原是一个姐妹湖,小的一个不到1平方公里,长满了密密麻麻的芦苇,大的也只有1平方公里多点,湖边也都长满了丰盛的水草,只是这草在秋天里已枯黄而萧瑟。

  据说,这里曾是清代康熙皇帝平定准葛尔丹叛乱的古战场,历史上著名的乌兰布统之战就爆发在这里。这湖的名字大概就是为了纪念那些“一去不复返兮”的壮士吧。

  如今,水寒依旧,风也萧萧依旧。而水边那些等待落日的摄影者,在彻骨寒的风中也站成了“壮士”。还会有慷慨的悲歌吗?可悲可叹的是,我们纵有长焦镜、广角镜、超广角镜,却常常看不到深远广阔,

  看不透这块大地向我们展示的真正含意。

  莽原。秋日的太阳很圆,而绚丽只有一刹。

  那天夜里,我的思絮仍在太阳与大地间萦绕,且等待着日出时分的来临。

  拍摄日出,是每一个摄影者都热衷的。因为美妙而短暂,难以捉摸,所以有着永恒的诱惑力。凌晨4点,我已随摄影队伍摸黑走进沉沉的旷野。在向导的带领下,我们向着五彩山的方向行进。小路坑坑洼洼,不时听见有人摔倒。徒步约两小时,终于到达山脚下。我们必须要赶在太阳出来之前爬上山顶。不容歇息。背着摄影包、干粮和水,在手电筒微弱的灯光下,我们一步浅一步深,艰难地攀登着。虽然只是在海拔1900米左右,但背着几十斤重的器材登山,每个人都累得气喘嘘嘘,吃力非常。

  到达山顶,曙光未现,只好坐下来等待。寒风一阵阵吹来,如刀割,痛入骨髓。等到手脚都冻僵,浑身打冷颤时,曙光才不很情愿地露出了一抹,这时大家才发觉方向有偏差,赶紧重新寻找方位,也不管有路没路,用手拨开草丛灌木,朝着正对日出的位置,越过一座山又一座山。天亮得很快,看来要与太阳赛跑了。小跑前进,手被刺割破了,脸也被树枝划了几下,全然不管了。这帮发烧友的"热度"迅速升高,但凡沾上一点艺术边儿的人,骨子里就好像都有点疯劲。

  日出,草原的日出,原来可以这样美。

  何谓苍茫,只有到过大草原的人才能领略它的含意。而就在这莽莽苍苍之中,日与夜的边界,日出的情景有如伟大的时刻,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山巅上连肆虐的寒风都不敢稍有所动了。在太阳挣脱地平线的瞬间,溢彩流霞,金光四射,激情而壮烈。大地被惊醒了,被惊醒的大地充满勃勃生机。

  不舍得就这样离去,我追逐太阳的光线,寻找感觉,直到又一次日落。

  大地渐渐被夜色湮没,雾霭迷朦。我在山顶,找不到下山的路。影友们不知什么时候已下山了。但我已不再害怕,因我与壮丽同在。

  后记:“太阳风旅游”开设了“内蒙古坝上摄影创作团”。线路:广州--北京--承德--内蒙坝上(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月亮湖、内蒙古大草原、将军泡子、五彩山、七彩大峡谷、滑沙场、公主湖、东沟、桦林沟、点将台、七星湖、御道口草原线、围场)--承德避暑山庄--金山岭长城--北京--广州。  
 我要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热力推荐:
  • 我爱上了智利(2001-03-09)
  • 在内蒙古坝上追逐太阳(2001-03-09)
  • 回访成都昭觉寺(2001-03-09)
  • 网易校友录 重拾旧时回忆
  • 网易电脑 透彻解析IT产业
  • 网易IELTS、TOEFL远程外语中心
  • MP3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 中国队10强赛 风云再起?
  • 万般风情千种味道,集中营里女人堆
  • 关闭窗口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