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电脑 游戏 影视 音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科技 健康 文化 教育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旅游首页-->易游人-->人文地理  

领略黄河的风情

2001年06月06日17:29:22 网易社区 

  我是长江边长大的孩子。于长江,我就是她身边的一茎芦苇,身边的一颗卵石,抑或怀中的一朵浪花,熟稔,亲近。我不可能超过三日不见长江,因为我喝的是长江水,吃的是江中鱼,书桌上的镇纸是江边捡来的鹅卵石,那用来洗毛笔的小瓷缸亦被我拿来盛了江里的沙子和斑斓的石头。江畔的岩堆曾是我读书朗诵的好去处,浅霞余晖晕染的沙滩又会以她的瑰丽和空旷来包容我的无限遐思。这柔和、温情而又雄浑的长江伴随了我的整个童年、少年时代。中途虽曾远离故土,也只是沿着长江游走,却从未离开过她的怀抱。而今,在她深沉的注视下,我复又走进儿时拥抱过我的臂弯,在江边的这座城市里工作和生活。长江之美到极致的所在就是这里。我对于她的熟视无睹,绝不能表明我的淡漠,因为如同空气,水,血液,山水之美已然存在于我的生命里,甚至于在我所有关于美的想象里。

  不久前的一段暇余,我有幸领略了另一条大河的风情。乃是第三次见黄河。

  第一次和第二次是在三年前,前后相差半个月。那是一次外出采访,途经邙山,透过火车窗,我看到了黄河。河面不宽,因两岸低平,倒也显出些大气。许是桥太高了,河与岸的界限并不分明,河上的木排实在看不起眼,只象是一只大的水鸟,浮在水面上。水流非常缓慢,没有浪花,在黄昏里光滑柔和,如凝脂,如铜镜,如锦缎,象刚切过的嫩豆腐般的光洁莹润,实在是一点都不激越,都不澎湃。而造成这种境致的,除了枯水季节水流量小之外,还因为河水浑浊得近乎泥浆。因为清澈的水,绝不至于出现如镜的反光──大宁河的水,便是一眼见底,透着鲜活的灵气儿,哪能令人想到锦缎呢,只怕是南国佳人面上连美目流盼也遮不住的蝉翼轻纱了。

  可是心里却还是激动的,同行的几个人嚷嚷起来,快拍,快拍!待到架好摄像机,早已是峰回路转,又是另一派景致了。

  返回时是晚上。月下的黄河更添几分清冷和幽远。除此之外,与第一次所见并无大异。

  几年中又多次穿越黄河,皆因打盹或看书而无心掠过,无有记忆。这次是第三次,却真正亲近了她。

  黄河与长江,实在是两种不同的风致。

  一到兰州,便直奔黄河。观黄河的最佳之处,当属《黄河母亲》雕塑前。雕塑由女雕塑家何鄂于1984年设计,1986年由北京雕塑厂制作完成,座落在兰州市滨河东路。雕塑的主体是一位慈祥而又美丽的母亲,正含笑注视着自己的孩子。母亲半仰卧着,头部抬起,面庞丰润,是一位典型的东方女子。而孩子则健壮活泼,匍匐在母亲膝上。整个雕塑温柔祥和,洋溢着母爱和亲情。作者以女性独有的细腻笔触和起凡想象,将黄河这一中华民族和华夏文明孕育者的博大胸襟与无限深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与雕塑相比,黄河倒是显得单薄了些。水至这里已是很浅,大船不能通行,水上的交通工具是快艇和羊皮筏子。正在观望,河上一筏飞流而来,五六个人端坐其上,从容自得。不禁撩动了我的心思,正想一试。一位老者的吟唱传来,“吉祥葫芦牛肉面,羊皮筏子赛军舰”。寻声望去,柳荫下系着一个羊皮筏子,8只吹得鼓鼓的羊皮上架着木板,在水上一漾一漾。试坐的游人很多,只有等。及到坐上筏子,老者松开绳,筏子顺水而下,如同飘在水上。老者又叫划桨,划桨。便又执起单桨,在水中划起来。因为没有掌握要领,筏子胡乱地转,虽无险但也新奇。终究这筏子是不能漂远的,过足了瘾,让老者拉近来。上了岸,心里还是一漾一漾的,满是快意。问老者唱的是什么,原来兰州除了牛肉拉面还有一宝,便是刻葫芦。后来寻着机会买了几个,古朴而精致,轻轻巧巧,却是百年不坏。只是感叹兰州拉面已遍 迹神州,甚至冲出亚洲,走向了世界,却没有创立自己的品牌,或许这“兰州”二字应该就是拉面的商标了。想起武汉的风味小吃,热干面是蔡林记的好,而汤包却是四季美为鲜,如今也已沉寂,心里有些怅然。又想起宜昌的山庄猪手和油炸炒丁鱼,正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和赞美,创出了自己的特色名吃,复解怀不少。毕竟,人杰地灵、风光旖旎的宜昌,应该会有更多的产品令我们自豪。

  其时正是上午,太阳在河上升起。河面上映着灿烂闪烁的波光,虽然明媚,却不耀眼。靠着雕塑后面的栏杆伫立,看浑浊的河水奔流东去,两岸虽有绿荫与都市,亦不免沧桑。看惯了三峡的苍翠与雄伟,这里倒显得苍白而平实。想那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的苍凉渺远,也在思量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豪迈激情。王之焕与李白作诗前是不是到过同一个地方不得而知,但两人都不约而同想到了一点:黄河来自天上。而把长江之水与天相连的,最妙去吟颂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可在气势上还是稍逊了几分。

  要真正领略黄河之壮,不是这里,是在壶口,但此次却没有机会了。长河落日圆怕也是来不及看的,但长河旭日圆倒是品了个够。太阳是白的,一个在天上,一个揉碎了,在水上。

  一位当地人听说我是宜昌来的,便十分好奇地问我有没有见过长江,见过三峡。当他得知长江穿越宜昌全境,我朝见神女,暮见神女,三朝三暮,神女如故时,不禁十分羡慕。他叹道:长江多美啊,三峡多美啊,那才是仙境!我留下了地址,真诚地邀请他到宜昌作客,去看三峡,也看三峡工程。我知道,他的惊羡并不奇怪,就象长江边上长大的我们,对于世世代代居住在黄河岸边的人们,也同样有着许多的不解和新鲜。其实兰州,本就是唯一的一座被黄河穿越的城市。长江与黄河,这一南一北,一青一黄,盘距在泱泱神洲,滋润我们的国土和家园,也才有了五千年的文明,也才有了异样的万种风情。

  作别黄河,继续西行,去体会大漠孤烟直──那又是一番异地风景,别样心情了。
  


北京社区旅游版】 【】 【关闭窗口

 热力推荐
  • 红男绿女由此看过来!
  • 圆大学梦,条条大路通罗马
  • 网易短信 发自内心
  • 石器爆笑剧,由你来搞笑
  • 福特 蒙特欧 2.0 Trend S
  • 暑假到啦!快来捞个版主做做!
  • 网易通讯录 帮你打理一切
  • 手机一族:手机十八变
  • 现代情色经典专题
  • 财富软件精粹
相关文章
  • 在壶口咀嚼黄河
  • 高原黄河清
  • 鹳鹊楼即将重现黄河岸边

    最近一小时热门文章

    频道精选
  • 领略黄河的风情
  • 钟爱地图
  • 在西藏跟狗套近乎
  • 走进神秘的墨脱
  • 感受一波三折的飞翔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1